凣怜-cyx

牢记初心,绘画随缘(主要是我懒)

第一章

北方黑的早,大冬天的冷清的车站远处,驶来一辆大巴车。

橙黄色的灯光打破漆黑的夜,傍晚23:30。


“诶!小伙子!你搬快点啊!”大巴车司机不耐烦的呵道。

翟乙两手抻着、身子绷着,艰难的从大巴后备箱中掏行李箱,从中抬出来,刚刚撂在地上。气还没喘匀,大巴轰隆的启动了,毫不留情的开走了。

“艹…”翟乙吐出一口热气,拖着行李箱,站到街边,眼神四处张望了一下。

不愧是北方,空气不仅冷的刻骨,还夹杂着锈味的灰尘。他愣了一会儿,缓缓从兜中掏出手机,点开电话,从联系人中调出“父亲”,沉了沉眼皮,点了下去。


一口操着保定口音醇厚的冒了出来“喂,儿子啊,你到了吗?”

“嗯,刚到…”翟乙缩了缩脖子,把脸埋进围巾里,话还没说完,听到从手机里传来一声稚嫩的童音“爸爸!我想要大红汽车…”

“好好好…一会你挑哈,我和你大哥说点话”父亲压低了声音。


“儿子,用不用我去接你啊!”爸爸问道。


“我手机里有钱,一会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…”

“行,那我挂了啊,注意安全。”说罢,爸爸挂掉了电话。


翟乙重新把手机装回兜里,就通电话这一会儿功夫,手已经泛红了。

大晚上的,车站四周一片寂静,上午刚下过的雪都化作了脚下的泥,连石阶上的砖块都凹凸不平,有棕黑色泥泞的水瘫在里面。

翟乙心里骂娘“这从哪能打找车呀?”早知道就不逞强说自己回去了。


翟乙是标准的精瘦高体型,长相不赖还带着点痞气,日常打扮的都偏暗色系,这次回家更是穿了一身黑,连行李箱都是漆黑的。和黑夜完美的融合在一起


翟乙已经一年多没回过家了。

之前母亲还在世的时候,和父亲的关系就是标准的“中国式父子”,翟乙十分敬重乃至害怕自己的父亲,一直保持着不冷不热的相处模式。

自从母亲因病去世后,他也考上了大学,离开了这座生他养他的城市,和父亲只有在重要的节日或者母亲的忌日,才会见上一面,平时手机联系也都是平常的客气问候。


在大三那年,因为他“谈了个男朋友”,和父亲大吵了一架,当时的他甚至还豪爽的放言:“无论父亲怎么阻止,他们都会在一起,一直到老。”活像要与恶姥姥斗争到底的小倩。

父亲无奈,也只好作罢,和翟乙的联系更少了。

可现实却狠狠的打了翟乙的脸…

他和“男朋友”没到一年,就被“男朋友”提了分手,说是“三观不合,没有共同话题,不耽误对方”,结果没过几天,翟乙就看见他和一个强壮的健身教练在一起了…


任谁谁不憋屈,谁不难受,说好的“白头偕老”“海誓山盟”,都TM通通喂了狗…

这一过节,他都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爸。



第一反应:熙华。

他们相伴七年,会一直做朋友的,不会分开。


Q:如果可以,大家都会在自己的墓碑上写什么墓志铭呢?

写什么不重要,我只希望上面挂着五星红旗,

为什么而死的才重要。

为国而死,死而无憾。

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

Q:有了钱一定要买的东西?

那些“流落”在海外的,属于中国的古物与珍宝。

我带他们回“家”!

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🇨🇳


关于画龄

我真的才15岁。

真的……我还是个孩子。

绘画也才5、6年。

 学过一年半素描。

Q:老师的画风很棒呀!

谢谢你能喜欢我的画😊,其实我的画风还没有特别稳定,还在不断改进中。(♡˙︶˙♡)